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丈夫绿
丈夫绿

「啊……」寂静的夜晚,在某院落的一间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轻吟。

「这是一个令人烦恼的夜晚啊,掌柜的。」一个满口牙齿发黄的赤裸男子对在他身旁的人说道。被称呼为「掌柜」的男人有着两撇小胡子,黝黑的皮肤,胖胖的身材胖胖的脸,果真是一个掌柜模样。

这胖掌柜此时咬牙切齿地正在进行着一项艰难的运动,在房内那张八尺宽、九尺长的大床上,只见他的身躯平躺,像只翻肚的青蛙那样一直维持着两腿大张臀部上挺的动作,而一个娇俏灵动的少女正把粉嫩湿滑的舌头努力地钻进掌柜那黑黑的屁眼中,还不时地旋转着舌头仔细地舔着菊眼周围的皱褶,同时一只手时急时缓地揉着对方那个大大的肉袋,另一只手则环着掌柜其中一条粗粗的大腿来稳住身体。

少女的身後,刚才发话的那个男子双手紧抓着她的白嫩双臀,粗长紫黑的阳具缓收急进地在少女臀後动作着,肉棒几次抽插中就会有一次快有力地挺进前方两个窄穴其中一个,然後再在这个穴中抽插十几下,又换另一个穴中继续几浅一深的运动。

「啊……混蛋小二!」

「诗儿姑娘不要分心啊,你的淫穴好滑啊,差点滑出来了!」小二猥琐的面孔此时笑嘻嘻地道。

而诗儿的小嘴不仅用舌头舔着掌柜的菊眼,不时还因为身後的小二的深入花心而漏出一两声呻吟:「你……就……不能认真地,唔……好好地……把我插个过瘾……再换着……插麽?」

诗儿因为身後的小二又一次地打中嫩芯而微微的颤抖着,把舌头从掌柜的菊眼中收回,用蚂蚁轻爬的力度先舔着一圈皱褶,接着慢慢地沿着前方肉袋舔着,直把其中一半的肉袋含进口里,过一会又换另一半的肉袋同样含着。

这时候掌柜的两条胖大腿不自然的向内缩了缩,菊眼周围的皮肤向外鼓起,「噗!噗!」连续两声短促的响屁喷出,一阵暖暖的气体打得诗儿正舔着肉袋的动作不由一停,那双宜喜宜嗔的眉眼此时大睁。过了一瞬似乎明白发生了什麽,俏眉一紧,原本揉着掌柜肉棒的嫩手马上用力捏着手中的硬物,另一只在掌柜大腿上的手也把拇指食指一夹,夹着大腿上的肉重重地一拧。

「哎哟!诗儿小姐,轻点,轻点啊!断了,快要断了!」几处地方受袭把原本就咬牙忍着诗儿嫩舌包围下体的掌柜五官瞬间收缩,一张胖脸都像瘦了一圈似的,双腿再也撑不住,「砰」地砸在床板铺着的软垫子上,而诗儿的小手早就敏捷的收回。

小二忍着笑看着这一幕,此时他的双手摁在诗儿柳腰的两边,肉棒还在蜜穴里快速进出,记记深深顶在诗儿的花芯上,同时看着诗儿抓狂地用双手抓着掌柜的大肚腩,一边享受着身後的肉棒带来的涨满,一边把怒气发泄在油滑的肚子肉上。

可是奇怪的是,掌柜黑黑的大肉棒仍然硬挺,可是诗儿正在气头上,对唇边的肉柱视而不见,这下掌柜就真的不好受了,下体旁边明明有一张细嫩的小嘴,不时还有热热的气息从那嘴里不经意地呵出,喷得肉棒麻麻痒痒,却无法享用弄得十分难受,「诗儿姑娘,小的错了,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掌柜无视脸上的肥肉硬是作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模样。

「哼!」诗儿却是不理会掌柜的表情,不过紧捏掌柜肚腩的手指明显放松下来,很明显已经看不到多少怒意了,刚好小二又来一记深顶,撞得诗儿放在肚皮上的雪手从油滑的肚子直滑到掌柜的软绵绵的胸上,「啊!唔……」同时诗儿也被撞得头向前倾,小嘴微张,顺势把掌柜的龟头含进嘴里,舌头轻抵马眼,藉着小二顶耸的力量把舌尖沿着整个马眼由顶至下,又由下往上循环往复的舔着。

又过了好一会,小二又抽插了百多下,感到在身下佳人淫穴里的龟头开始发麻,顿时明白自己快到了,可是诗儿姑娘尽管蜜水绵绵不绝,却还没有接近高潮的迹像。突然小二想起了什麽,把右手食中两指并合,稍稍用力便把两指挺进了大半,湿润的菊道紧紧搰着手指,而肉棒也被穴里骤然紧缩的嫩肉吸着、抚着。

小二在嫩穴和後门里又顶耸了三十多下,终於感到龟头大涨,而身前的诗儿突然吐出口里的粗长肉柱,「哦……啊……」的忘情放声长吟。正张着眼睛欣赏诗儿含吮自己龟头的掌柜见机立即伸出那双油腻的肥手,把诗儿因跪姿而显得更加大的娇乳紧紧抓住,十指发力把诗儿那对又大又挺的嫩奶揉成各种形状。

诗儿「嘤嘤啊啊」了一会,几处敏感部位同时传来一阵阵的酥人的电流,花底涨缩加剧,一大股阴精从花芯喷涌而出,同时迎来的还有小二激射的精水,今晚已经射了几次的小二射出的精液量虽然少了,可是仍然喷击得诗儿花芯颤动,嫩穴更加紧缩,「哈」的一声,情动不已地温柔地舔舐着眼前的一切,把掌柜的肉柱、肉袋、菊眼好好的伺候了一遍。

不一会掌柜便轻呼:「受不了了!」然後从诗儿的口中拔出更加发硬的大肉棒,起身以跪姿坐在床上,看到诗儿此时脸上流露出的痴痴媚笑,也不理会躺在床上喘气的小二,把佳人整个抱起,嘟嘴便向诗儿吻去,两人的嘴还没碰上,舌头便已交缠一起蠕动。然後掌柜双手托起诗儿雪臀,凭着还在穴内不停涌出的阴精与阳精混合的精水,整根肉棒又一次进入那个润湿紧热的淫穴里,接着抱着诗儿下床,绕着大床旁边的桌子一抛一顿地抽插。

************

同一时间,段天虎的猛虎堂的一处大厅里。

一个模样清纯中带些让人怜惜的女子,看模样约二十出头,正浑身赤裸的站在烛火明亮的大厅中,在她的身旁围绕着一圈同样全身赤裸的男子,约莫有十几个,这些男子此时脸上尽是一副兴奋难耐的神情,胯下还有各种大小长短不一的阳具都是既硬又挺,可是诡异的是,尽管男子们都一副精力旺盛得无处发泄的模样,却是静静地站着,并无一丝动作。

「好了,刚才那些老弱病残都好好地为我尽力了,现在到你们了。嘻嘻!」这个清纯淡雅的女子此时头发披散,可是并无淩乱感,因为头发根根笔直,在灯光映照下反而看起来隐隐有种乌黑光泽流转,可是同她脱俗秀美的容颜不一致的是,如兰花仙子一般的她的双腿间却是漫流着一大片淫水,右腿内侧一双绣着的彩蝶在淫水的浸润下更显鲜艳动人,彷佛真在花丛间舞动。

随着女子的话音一落,围着她的那些个男子同时动作,十几双大手抢占着女子身上的各个部位,女子的身体各处尽管被这麽多的人同时抚摸挑逗,可脸上仅仅是红晕稍稍加深了些许,还是保持着浅浅的笑意,同时双手如花丛中的彩蝶在周围男子的根根阳具上划过,被她弄过的阳具都不自主的跳动好一会,愈加显得发红发硬。

「好了,来吧!嗯……」女子的话刚说完,离她嫩穴最近的两根肉棒马上挺进两个淫穴里,一开始就大进大出的在相近的两个紧窄甬道中抽插起来,只是百多抽後,这两根肉棒便射精拔出,变成软软的一团。

而其他男子则伺机补上,剩余的男子只是一味的挤向人群的中间,完全无视刚刚出精的两人脸上的虚弱感和发颤的双腿,任由这两人渐渐停止了呼吸地躺倒在大厅的地面上。

而在这宽广大厅的另一处地面上,也横七竖八地躺着如这两人般的十几具冰冷的身躯,只是这些人大多是皮肤松弛头发花白的中老年人,眼睛或睁或闭,神情夹杂着恐惧无助感觉,却又有一种解脱感。

而在猛虎堂段天虎的房间,此时也有六、七人在段大堂主的床上床边,同样是浑身不着片缕,其中最吸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妖艳放荡的女子,此时她正「骑」在一个精壮男子身上,剧烈地上下运动着,胸前那片雪白肌肤正如热情的红玫瑰般蔓延着红晕,衬着她正小幅度上下晃动的挺拔硕大的双峰上绣着的两朵玫瑰,真正是人比花娇艳。她还能分心兼顾手里、嘴里和背脊上周围的男子们的阳具,不止无一落空,还时不时娇呻几声,诱得那几人更加情热不已,浑不知等待自己的是什麽结局。

************

回到今夜处处有销魂的那间客栈,小二武喜在向雪儿姑娘断指明志之後,尽管一开始落荒而逃,但是并没有走远,毕竟手指的伤势还是挺重的,而且还量多又足的连着泄了两次,腿脚因失血少精难免软了些。快速来到自己原本住着的房间,尽量放轻手脚不吵醒房内其他正在为一天忙碌工作而休息的小二夥夫,找到自己的平常使用的跌打碰伤药,又把熟络的几人藏在房间里的钱银借了少许,便凭着记忆快步走向客栈中此时应该安静的场所。

远远路过掌柜的那间房间时,发现有灯光透窗而出,若隐若现地还有几声喘息和呻吟传来,不过武喜也没有多想,无非是掌柜的又带了妓女来玩弄罢了,不过心里也不无可惜平时没有进入掌柜的法眼,不能混进一个圈子里一起玩。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很快他就定下心来继续向目的地急步走去。

而秦雪儿这个时候,闭眼寐了一会,发觉心境还是紊乱不已,无声轻叹了一下,还是起身披起外衣,向房间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