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欢喜麻将
欢喜麻将

欢喜麻将

女人的年龄只要一过了三十,就不再会有少女的腼腆、羞涩与天真,更多的是显示出女人成熟、性感、庄重与得体。尤其是有了家室的她们,知道不会再像当姑娘的时候得到很多男人的关注了,因爲别人也不敢施舍、自己也不敢接受,所以在外面也能平心静气地

和认识的男性招呼应酬,熟习一点的也能自由地谈笑风生,就算是开点带色的小玩笑也能坦然接受。她们会把在外面看到的、听到的、有意义的或无意义的都给自己的老公说个不停,那就是让你成天都会感受她的唠叨和啰嗦。

住九楼的全伯光和住在二十七楼的绍珍就是偶尔在乘同一步电梯时认识的,开始只是点个头表示友好的招呼一下到可以在乘电梯时说上几句话。後来才知道她的名字,老公是産品推销业务员。

她个子不高,一米五四,可能只有九十斤吧,长得也算小巧玲珑眉清目秀的,说话挺快的像打机关枪还透出一股子活泼劲,可能个小的原因加上她的性格还真看不出来她已经有三十三岁了。

三十八岁的全伯光有一米八三高体重一百五十斤,国字脸上男人粗旷的线条分明,一身洋溢着男人的气息,这身体完全集中了他父亲高母亲胖的优点。他父亲还有个哥哥是个干部,生全伯光时他父亲就是想让孩子像他伯伯样能有出息。

能光宗耀祖,所以取名爲伯光。

可自打金镛的小说出来後,他的名字就成了同事的笑柄,拿他和淫贼田伯光相题并论,他真有点恨那个姓金的老头,淫贼的名字你什麽不好取非要取个伯光,老子要是会写小说的话一定把你弄成个鸭子,嘿嘿,这样一想心情还好过一点。

但这几天他又不爽了,搞建筑施工监理的他和主管吵了一架炒了老板的鱿鱼,加上老婆成天的啰嗦心情糟糕透了,早上睡到八九点才起床,买点作晚餐的菜等老婆下班做,中午一个人随便弄点吃的後就泡茶舘

这天上午他买菜後刚进电梯关门,就听到一个女人急急火火的招呼:“等等我……”

他又打开电梯门一看,原来是绍珍:“啊,是小绍呀。”女人真她妈有点烦,他有点作弄地故意把绍字往骚的音上拐。

关门开啓电梯後,绍珍仰望着个高的他:“全先生,这几天在休假吗?”

“啊,啊,是的,休息也得帮家?作点事呀,看,我不是也买菜了吗。”

“嗯,现在像你这种男人可少了,我那个死鬼从来就没帮我买一次,你太太可幸福了。” 情色美女图片

全伯光的目光不停地从她那领口望去,这小女人的皮肤还真白哟,还能看到那麽一点点乳沟,乳房看起来也挺迷人的,听到绍珍说话也忙着回荅:“谁能娶到你这样的好太太也是够幸福的了。”

绍珍笑了笑:“我有什麽好呀,还不是成天耍得好,饭嘛,当然只有我做了。

全先生休假怎麽玩呀?在家看电视?”

“电视没啥看头,下午只有去坐坐茶舘. ”

“你会打麻将吗?那个混时间快。”

“会打,但和那些完全陌生的人打又没意思。”

“那正好啊,我们那?正差个角,都两天没打成了,你参加吗?”绍珍有点高兴地说。

看她这麽能和自己说话,全伯光也想多点机会接触绍珍,多认识几个女性朋友也不是坏事:“那就算我一个吧。”

“那好,就说定了,一点锺我们在楼下等。”

“在哪?打?”他还以爲就在绍珍家呢。

“在崔姐家,c4橦,她女儿住校,就她一个人。”

“那好吧,一点见。”

还差五分锺才一点,全伯光穿了 T血配套的短裤就到了楼下,可绍珍已经在那?等他了,她身作一席粉红吊带裙,红色的皮鞋配了双肉色的丝袜,一张花手绢把头发朿成个马尾。

他们边聊天边向崔姐家走去:“崔姐是我们几个年龄最大的,她老公车祸去了几年了,我们几个要好的姐妹当时是爲了安慰她,经常赔她聊天,後来就开始打点小麻将混时间,无话不说的边打边聊天,女人间的玩笑也肯定有的,你要是听了别计较她们,都是在嘴上乱说,外面可从来都不会乱说的。”

“那是,开玩笑的语言哪?说就哪?丢,调节气纷嘛,应该的,我也喜欢。”

“那就好,你看,就是那?,已经到了。”

叮咚……按过门铃後绍珍大声说道:“崔姐,是我。今天下午又可以打牌了。”

门开後身作丝质长袖睡衣裤的崔姐手?拿着东西走进厨房,可能正在收拾:

“是梅子回来了吗?”她还没注意到绍珍身後跟了一个人进来,她的身形看起来还不错。

“不是的,我找了个新角。”他们换了门边准备的拖鞋。

“是谁呀?”随着声音她走了出来,还不满四十透着一丝寂寞的她正想高兴点,看到全伯光後惊了一跳,望着绍珍:“你……你是在哪?搞了个男人来?”

“什麽哪?搞个男人来呀,是我们邻居,他这几天正在休假,顶个角不正好吗?”

“嗯,还是你有办法,才休息两天而已你就找到个主了,要是你男人不在话,嘿嘿,最多一周你就不会清静的。”说完後哈哈大笑起来,她的笑很有感染力。

“是呀,你可得像我学习啊,早就叫你找一个可你一直不肯。”

“哪有这麽合适的呀?”她把手指了指全伯光:“今天下午这个将就算了。”

并朝着绍珍挤眉弄眼的,两个女人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

没想到她们的玩笑真还有点大,这还倒把真正走进女人堆?的全伯光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有点尴尬地赔着傻笑。这也难怪她们,一方面是几个女人平时在一起乱说惯了,另一方面是只有全伯光一个男人,她们人多示衆,也有点玄耀与捉弄的的成份在?面,不要认爲说晕腥的话题只是男人能专利,女人说起这些事来也不比你们男人差。

“全先生,要是不习惯的话我们说话会注意点的。”因爲是绍珍代来的人她圆场地说。

“没关系的,这样很好啊,崔妹妹都说将就算了,那我一定侍候好。”

“好多年没听到有人叫我妹妹了,怪受用的,但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